青丘古异录(连载九)

关键词:青丘

  老人们讲,老辈子海平面往上是没有堤坝的,走过盐场不远就是渤海,附近村人多靠捕鱼、赶海为生。那时节没有天气预报,他们靠的就是一条三根腿的狐狸。它的毛色会随着季节而变,夏秋毛色砖红,远看似一团火。也不知是天生残疾还是什么原因,它的右后腿绵软短细似婴儿瘫,人们给它起名叫“三个爪”。每逢海上有大天气,人们就会发现它蹲坐在央岭的高土台上,时而昂首鸣叫,时而盘转不停,这时渔民们绝不敢贪恋,赶紧起网回家。有时涨潮了,被困在河海交汇处滩里的渔民只要看西南夏家央,因为央岭随着海潮上涨而抬升,再远也能看到它站在土台上,冲着它走,就会走出海滩,不会因迷失方向而被淹。当地渔民尊重它,喝酒吃肉都会祭奠给它。当地八十年代初尚有四五十杆猎枪冬季专门打野兔的狩猎队,自古以来就有严禁伤害皮子(狐狸)的规定。如果围猎过程中,有人发现皮子,会高高举起手伸出三根指头相互示意,表示向前3里之内不许开枪,如有违犯带队的把头会严厉处罚。每逢开海归海的海神庙祭拜仪式,供品都会有“三个爪”的一份。在渔民心目中,夏家央和火狐狸俨然已成为平安归航的灯塔。 民间传说,王家岗村有一魏姓人家,在央山附近种地,有一天忽然抬头看见盘起来五层楼那么高的蛇仙,昂然俯视着他,吓得慌忙跪倒在地,不停磕头祷告,“冲撞了大仙,罪过,冲撞了大仙,罪过……”足有一袋烟的功夫蛇仙才消失。后来,他家日渐奢富,且辈辈出大官。后人至今描述其家与央上蛇仙之间的缘分。魏家70多岁的女儿回忆,小时候过年,在摆放馒头、水饺的厢房亲眼看见所有的吃的东西连成串在屋里四处飞,第二天仍摆放得好好的。她家里出干部,至今有厅官在省城上班。看到这里有较真的人会质疑,夏家央统共不大块土丘,哪能容得下这么多仙家,更别说盘起来五层楼高的大蛇了。

  在《白氏长庆集•三教论衡•问僧》中,有一段对话:“问:《维摩经》云‘芥子纳须弥。’须弥至大至高,芥子至微至小,岂可芥子之内容得须弥山乎?”智常禅师听后,笑曰:“人家说你‘读书破万卷’,是否真有这么回事呢?”“当然了!我何止读书破万卷啊?”李渤得意洋洋地说。“那么你读过的万卷书现在都保存在哪里呢?”智常禅师顺着话题问李渤。李渤抬手指着头脑说:“当然都保存在这里了。”智常禅师说:“奇怪,我看你的头颅只有椰子那么大,怎么可能装得下万卷书呢?莫非你也在骗人吗?”李渤听后顿悟。

  须弥山藏芥子是事实,芥子纳须弥山是禅理。这与道家“大而无外小而无内”的哲思如出一辙。就像开了法眼的先生所讲,夏家央并不是平常所见的土丘央岭,其实高大不知几千由旬,肉眼凡胎看不到而已。

  说起夏家央的故事传说,三天三夜也讲不完。除了狐仙、盘仙与人类之间发生的互帮互助、报恩还愿的奇闻之外,还有很多报仇报怨的灵异传奇。不光动物,夏家央上的一草一木皆有灵性。至今村里老人教育小孩子,进到央里面被棘针扎到了千万别乱喊疼,越说话越挨扎,只在心里多念叨“老奶奶保佑”就行了。据传说,过去附近坡庄村有个人放着一鞭羊。一年初冬,放羊至央附近。忽然看到他的数头羊不吃草围成圈在盯着什么,他甩鞭子赶开羊一看,原来是一只僵死在草上的“皮子”(狐狸),毛色不错,他抓住脖子掕起来,心想要是不掉毛能卖张好皮子,边用右手使劲采了采,说,“看看能采下毛啊不”,最后用鞭子使劲敲了狐狸的头,带回家准备剥了卖皮子。没成想,当晚上他媳妇作了怪了。时而暴跳如雷,时而采着自己的头发大声喊“看看能采下毛啊不”,疯疯癫癫好几年,并另有人说,他家两个孩子也都是出意外暴亡。村人们都说他是打死醉酒后睡着的狐仙了,被狐仙怪罪,害得家破人亡。 这些人与动物之间发生的恩怨故事,无不闪烁着人与自然相生相伴、和谐共生,友好发展的生态道德思想光华。     (□张建文)

(责任编辑: 纪海彦 )
我要发言

东营网版权与免责声明

①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东营日报、黄河口晚刊、东营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东营日报社所有,东营网拥有东营日报社所属《东营日报》、《黄河口晚刊》、《东营网》的电子信息网络发布、出售与转载权利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东营网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② 本网未注明“来源:东营日报、黄河口晚刊、东营网”的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为“来源:东营网”,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

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营网联系。

热点推荐

论坛热帖